追蹤
Irene 的文字浴
關於部落格
  • 5354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試讀:《浮生釣手》


那日,四兄弟在大河附近遇上了惡名昭彰的瘋子阿布魯,阿布魯的恐怖預言讓四兄弟原來融洽的感情產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一度以為血濃於水的手足之情能讓兄弟鬩牆的情況有轉圜的餘地,然而,瘋子的預言終究還是實現,一句我恨你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,兄弟自相殘殺的悲劇,毫不留情地映入讀者的眼簾,深刻於讀者的骨血之中。無比震撼之餘,也對於預言的殺傷力如此強烈感到不可思議。

是預言殺人還是人類敗給了被自己雙手養大的恐懼?預言絕對有成真的可能性且無法扭轉,還是純屬虛構只要不相信就不會發生?忘了在哪裡看到這句話:「人不要自己嚇自己,真正的敵人來自內心。」遊民阿布魯的瘋言瘋語屢次應驗,被預言將命喪兄弟之手的亞古家老大伊卡納,鎮日疑心生暗鬼,理智被強大的恐懼給一點一滴吞噬殆盡,可能可以避免掉的撼事於是發生,誰說這不是無妄之禍呢?

也忘了是在哪裡看到這段文字:「有時候,最難的不是放手,而且重新開始。」用來形容老三歐班比,我覺得非常貼切。伊卡納的死讓歐班比深覺難辭其咎,他暗自背負著沉重無比的自責包袱,最後選擇了最極端的方式來卸下包袱。唉,其實歐班比何錯之有?他只是錯在太誠實,年紀太小,不懂得說白色謊言。我認為報仇只是為了減輕他心中的罪惡感,不該的是,他把班杰明也拖下水,一起沉淪之後,卻獨自上岸。

《浮生釣手》以亞古家老四班杰明的視角來細述整個故事。或許有人會問,為何不是其他兄弟或么妹來擔任說書人的角色?因為班杰明最有資格。或許又會有人問為什麼他最有資格?這個答案在看過書之後,即能了然於心。班杰明的無私付出、至善友愛和義無反顧面對的勇氣,讓人聯想到《追風箏的孩子》的「為你,千千萬萬遍」,令人再三動容。尤其是班杰明出獄後與歐班比重逢(為免爆雷故反白處理)的那幕畫面「有好一會兒,我靜止不動,他的影子開始走向我。我的心就像一隻自由的小鳥活蹦亂跳,我知道那就是他,真的是我的哥哥,他就像過去一樣,出現在我面前了,就像我的風暴之後出現的白鷺。」一直在我腦海裡盤旋不去,也讓我的內心無比激動。

此外,我特別喜歡作者以動物來比喻故事裡的人物,讓角色的形象更顯鮮明生動。亞古家的爸爸是老鷹,媽媽是馴鷹人,伊卡納是蟒蛇也是麻雀,波哈是微生物黴菌,歐班比是搜尋犬,班杰明是飛蛾,大衛和娜凱是白鷺,阿布魯是大海怪。每種生物都有特殊的象徵意涵,根據角色的性格,配合故事的情境,代入角色的情緒。不只如此,作者也把情緒給物象化,仇恨像水蛭,希望像蝌蚪,這些形容使得原本只存在於文字上的人物與情緒被視覺化,且賦予了立體感,躍然紙上。

在作者序裡,作者詳談了其創作《浮生釣手》的靈感來源以及這本書欲呈現的各種面向。一是探討家庭的情感連結觀念與連結被切斷後可能遭逢的慘痛後果,二是以隱喻的手法來評論奈及利亞的社會政治現狀,三是希望能深入探索人類處在最深沉的恐懼之中時,心理可能會出現的反應與作為。對奈及利亞的國土民情和政治上的風風雨雨不了解的人,如你我,閱讀《浮生釣手》時,盡管放任身心全心全意浸淫在亞古家的家庭故事之中,待故事讀完,再回頭看作者序,獲得的感受會更加深刻更加有層次。

*感謝大塊文化提供試讀機會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